©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奇异果园里的生活之我们仨

February 24, 2016

烈日炎炎的午后,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果园里,就只有我、秋秋、JillAlineK5个可怜的背包客在跟头顶上成千上万的奇异果搏斗。瞄一眼,工头J已经走到3里之外去讲电话,秋秋开始了对话。

 

Mint如果依照第一印象来猜测,你会猜我是做什么职业的?“

”老师吧~“我想了2秒后回答。

“为什么呀?”她追问。

“因为你就是一副老老实实的老师样呀,而且是很有原则的老师。“

“那我呢?“Jill加入对话。

“也是老师,钢管舞老师。“

“为什么呀???”她以高八度的语气问。

”不知道,就是觉得你很灵活,很会跳舞,跳钢管一定很性感。“我的回答引来了一阵哈哈大笑。

我们仨边笑边东张西望地,深怕一转身就会被讲完电话回来的工头大骂。

见她不在,我们松了口气。

“那我给你们的第一印象呢?”这回到我发问了。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巴士站。

 

工头J把车停在巴士站旁后,边按手机边说“你下车去找他们吧。”而我问了3次的“请问是VivianJill吗?”才找到他们。我比他们早3天到Opotiki,加上我自己一个人旅行快2个星期了,终于有机会结交新朋友,我好开心呀。他们一点头,我就开始吧啦吧啦地说了一堆。他们一直没回话,一直到我说”我帮你们拿行李吧。“这一高一矮的女孩才互望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不用不用不用!!!“然后三步拼两步,逃亡似地冲上车。

 

那个高高的女孩叫Jill,来自中国,是个流着蒙古血统的东北姑娘,个性大剌剌的,非常好相处。如果说世界上有7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我觉得Jill就是7个里的其中一个我,一样是不爱干净的处女座,一样爱看帅哥,一样在追求自由的生活,而且对很多事情都有一样奇葩的想法。

 

那个娇小的女孩叫秋秋,外号秋刀鱼,是个做事很有原则的女孩。每次我跟Jill在吵说不要上班,或要走路去咖啡馆(贴切而言是走30分钟的路去咖啡馆),她都会很冷静地说“你们疯了!!我不要!!!”我原本觉得秋秋很会做菜,毕竟我现在会煮粥和咖喱全是她的功劳,但有一次见识到她煮的白糖捞Macaroni后,我就不再叫她师父了(我的黑暗料理输了)。

 

 

“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诈骗集团里的小助理。“

秋秋的淡定回答让我立刻尖叫“为什么呀???”

“因为工作是在网上找的,刚抵达完全陌生的地方,见到完全陌生脸孔,我们害怕呀~而且当时你那么热情,实在让我忍不住想你跟工头J是一伙儿的,是想把我们骗到果园里去做苦工的坏人。“

听起来又似乎有点道理.......

 

除了一起工作、一起住,我们会变超级好朋友的原因,我想多多少少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点关系,因为我们后来发现工头J真的不是好人,贴切而言应该说,我们觉得她...精神有问题......

 

J是马来西亚人,50来岁胖胖的大妈,多年前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后移民纽西兰。J会由小角色做到如今在Opotiki无人无知工头不是没道理的,她工作非常非常拼,一个星期工作7天,每天都由早上8点工作到太阳下山为止。

 

J喜欢骂人,破口大骂那一种骂。刚开始我们也以为是她要求高,而我们工作表现不好,所以挨骂是应该的。后来才发现,她总是在接了电话后才开始骂人的,不管我们做得多好,她就是一个一个轮流地骂。我们猜那是老板打来的电话,而我们只是她宣泄压力的出气筒。

 

出来工作,挨骂是预了的,但J的问题是,她每一次大发雷霆后,回家就会立刻转态,煮东西给我们吃(因为我们仨就住她家),而这一些食物,总有一股浓浓的臭袜子....Oops....那又是下一期,有关果园3大奇葩的故事了,2天后再见~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