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 末日火山。挑战

March 8, 2016

我有看Lord of The Ring,但不是粉丝,有关为什么那么坚持,一个人也坚持去挑战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我也不知道,但由知道Mount Ngauruhoe就是电影里的末日火山Mount Doom那一刻起,耳边就有一把低沉的声音一直在说“去吧~去吧~“。

 

 

占地79598公顷的Tongariro National Park是纽西兰最早的国家公园,也是Mount RuapehuMount TongariroMount Ngauruhoe三大火山的家。国家公园里有很多步道,但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全程长达19.4公里的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

 

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全程耗时68小时,步道的起点和终点不一样,如果有车,建议约朋友2台车一起出发,先把1台车停在终点,才一起到起点开始徒步,不然就得跟我一样,受限于巴士时间,一直在赶路。

 

订好凌晨6点的巴士(往返车资45NZD),我是想攻顶的,想到2287米高的Mount Ngauruhoe火山口去见识见识(须多花23小时攻顶)。站在BBH门口等了15分钟,6.03分巴士没来,我打电话去问,结果发现他们把我给忘了!!!

 

听到下一班巴士是7.30分,我大叫“来不及了啦!!!”

电话那头的他问“来不及什么?“

”攻顶呀,来不及攻顶了啦,没时间了啦~“

结果他一听,就开始一直劝我说“那很危险的,别去。”

左耳的他说“别去”,右耳的他说“去吧”,我好挣扎。

 

我没选择,只好乖乖地等。7.15分,巴士来了。

“早安,我叫Kevin,我第一个就来接你了。“原来他就是电话那一头的老头。

“你一个女生去攻顶很危险的,别冒险......”他又开始了,而且一路上一直在劝。

"那里根本没路,是要用爬的,很危险的......“

“你自己一个人去,万一出事,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

我投降,说我不去了,他却没停下,一直说到全车都知道我叫Mint,我想去攻顶,害我帽子越拉越低,越拉越低,如果地上有洞,我一定立刻把头埋下。

 

 

一抵达目的地立刻逃之夭夭,我这一秒还在想自己今天怎么那么背,下一秒就已经完全投入在自然美景里。Mangatepopo ValleySoda Springs的路很平坦,轻轻松松1小时就走到Soda Springs

 

PS:不管你有没有尿意,到Soda Springs一定一定要上厕所,因为错过后可是要走4小时到Ketetahi Shelter才有厕所哦~

 

Soda Springs开始,四周的风景就由平原变成了火山地,路开始变陡。走上South Crater看到前往Mount Ngauruhoe的指标时,想攻顶早已烟消云散。没关系,戒指在Frodo身上,我乖乖完成8小时的徒步就好。

 

前往Red Crater的上坡路很崎岖,我几乎走走10步就停3秒的,鼻尖传来淡淡的硫磺味时,我一直在想,如果火山现在喷发,我就不跑了,选定最美的姿势迎接死亡就好。

 

 

Red Crater的火山口是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徒步路线的中间点,也是至高点(1886米)。火山口四周的岩石因石里的铁质经高温氧化而呈现一片深浅不一的红,唯美里带有一丝丝危险的气息。

 

 

Red Crater往前,就是我最期待的亮点-Emerald Lakes!!!!因附近的温泉渗出的矿物质而呈现绚丽翡翠色的Emerald Lakes在一片犹如火星表面的火山地形里显得特别奇幻,是Mordor世界幻觉吗?怎么那么不真实?

 

 

Red CraterEmerald Lakes是我觉得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全程最难走的路,路很陡,依我目测那几乎是75度的下坡路,路上全是松软的沙石,而且很窄,脚一滑很可能就会直接滑下山崖了,超可怕的!!!

 

我没登山鞋,陪我3年的老Nike鞋底已经快没花纹,所以我几乎是一步一滑地下山,原本只要20分钟的路,我走了45分钟,连老太太都比我快(泪)。偶尔看到一些Kiwi小孩直接跑下坡,我是吓得直冒冷汗。末日火山没去到,我的末日却来了(哭)。

 

 

来到Emerald Lakes的我双脚仍是不听发抖的,但幸运的是,我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休息,好好享受我的美食(在火星似的火山地吃白面包也很美味呀)和美景了。

 

 

我没在湖边呆很久,毕竟有巴士时间限制,身体稍微恢复体力就启程了。

 

回程时经过一大片荒芜的平地,远远望去,前方的登山客背影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了一只只的蚂蚁,一粒粒的细沙。那一个画面,我看了很久很久,惊叹大自然伟大的同时,也一直在想自己那么渺小,究竟该怎么做才会在世界上有一点点重要,该怎么做才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过了神圣的Blue Lake和之后的Ketetahi Shelter后,地形就渐渐由火山地变回了高原地。我一直走一直走,前往弯弯曲曲的路却永无止尽似地往前方蔓延。

 

 

走到快天荒地老时,我终于看到了终点,瞄一瞄手表,4.03分,我开始狂奔,祈祷4点的巴士还未启程,不然我得等到5点才有巴士回去。跑到巴士站,我的巴士正好就在我视线底下远去!!!

 

"我今天怎么那么背吖吖~~~“我很沮丧。但说时迟,那时快,耳边立刻就传来一把女生大叫“Mint上巴士~”很神奇,巴士停了!!!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一上巴士就问,因为实在太奇怪了。

“哦哦哦,因为我就是今早忘了你的巴士司机啦,真是太对不起了。“

“没关系,谢谢你停下等我,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Mint?“

Kevin说你想自己一个人去Mt Ngauruhoe攻顶,所以特别交待大家注意看你有没有回来,他有形容你的样子,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你了。“

哈哈哈哈哈~我是哭笑不得呀,只能说纽西兰人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啦~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