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做最脏的工,作最美的梦。

April 26, 2016

他是我在纽西兰最欣赏的一位男孩。初次见面那一天,我跟Bridgette(第4家换宿的农场女主人)到他们家牧场去买牛奶,他刚把牛赶回牧场,骑着越野单车登场,听起来很偶像剧,但在我的现实世界里出现的男主角却是全身泥巴,脏兮兮的,一点也不帅。

 

Bridgette知道我很想到乳牛牧场换宿,但申请不到,就在介绍完我后说了一句“这可怜的女孩从来没到过乳牛牧场,你们下次挤牛奶时可以让她过来见识见识吗?“。

 

“好呀,我们每天会挤2次牛奶,早上6点一次,下午3点一次,你得空就过来吧,我每天都会在这儿。“那一天,我只知道他是农场二代,名字叫James

 

 

那是一个大晴天,我跟一起换宿的朋友Marcelo 3点正来到他们家的牛奶工厂时,门外有近500头牛在排队,这儿哞哞,那儿哞哞的,仿佛在催促里面的人快开门。

 

 

那是一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牛奶工厂。工厂的正中央放了一台大大的转盘挤奶机。James过来打了声招呼,叫弟弟William带我们去换衣后,就走开去忙了。William给了我们一人一件长及脚跟的农场围裙后,也走开去忙了,原来工厂里就只有他们两兄弟在工作。

 

我们自己走走参观,不一会儿William把门打开,母牛们就开始一只一只,很有次序地走进了转盘挤奶机的格子里。机器开始旋转,William回到了台下,开始一只一只地为奶牛们套上挤奶吸管,速度之快是不到10秒就完成一只牛,手脚干净利落。

 

 

“你想试一试吗?”我点头。

“按下这按钮,吸奶的吸管会掉下,然后用右手把吸管套到奶头即可,很简单,来吧,下一只牛开始换你负责。“他示范了一次。

 

我为乳牛们套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吸管,吸管每吸一次,就有一堆白花花的牛奶流进管里,很奇妙。

 

 

“好玩吗?”他问。

“好玩,而且比我想象的简单多。“

“是简单,但就是重复又重复的劳力活,很乏味。”以帽T盖头的他苦笑了一下。

“你想试一下吗?“他换问Marcelo。

 

James提了一桶漆,站在台上,开始在母牛的屁股上画上一条条长长的红色记号,我好奇,说了句失陪就走到台上去。

 

Hi你在干嘛呀?”

“油漆呀~”比起William,跟着音乐在摇摆的James似乎比较享受他的工作。

“看得出来,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在母牛的屁股上油漆?“

“做记号。最近是母牛们的排卵期,我在母牛的屁股上画红记号,那如果有公牛“上”它,就会把漆弄掉,那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一些母牛可能会怀孕。“见我一脸认真样,他开始认真回答。

 

别想了,我这就送上牛牛最珍贵的床照,不客气 XD

 

 

“抓奸在床”拍下了牛牛最经典的表情,我是每看一次就笑一次呀,太逗了。

 

”但你们不是不要小牛吗?“我想起Bridgette家养的小牛就是他们家不要给送的。

“但母牛不生小牛就不会产奶,我们的主产品是牛奶呀!!!“他笑了,我也笑了,觉得自己真笨死了,但我心里还有100个为什么呀,才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母牛们为什么会那么乖自己走进机器里?”、“挤奶时它们不会疼吗?”、“母牛生一次宝宝能产多久的奶?”我很不客气地在问,而他很有耐性地一一回答了。

 

聊天间,我的视线一直锁在母牛身上,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那就是旋转盘上的母牛可是一边在吃一边在拉的呀~听起来不怎么样,但在现场看到牛屎犹如喷泉似地由牛屁眼源源不绝地喷出,实在有点恶心。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斜前方的母牛一下就哗啦哗啦地拉了,我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往后跳。回过神来,才发现James一步也没移动过。我瞄了在台下的William一眼,突然明白他为什么会用帽T盖头。

 

”它们那么能拉,你们在台下工作时会不会”中奖“呀?”他听完哈哈地笑了。

“我很幸运,至今仍未那么”幸运“过,但我弟弟倒是洗了几次的牛屎澡。”

Ewwwww......”我单想就觉得恶了。

 

 

“你觉得很脏吗?”他笑完后问了这么一句话。

”脏“我看着地上一堆堆黄黄绿绿,最新鲜出炉的牛粪堆,用力地点头。

”但我赚的钱是干净的。“他说这话时眼神很坚定,而我因为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愣了,完全不知该怎么回答,两人间出现了奇怪的冷场。

 

”你爱你的工作吗?“我回过神来后问。

“你说农场的工作吗?”

“对呀,你还有其他工作吗?”

“我跟我弟在决定要不要一起接手家里的农场时,有认真想过,我不能说我们喜欢这工作,但不得不承认我们很喜欢这个又快又简单的挣钱方法。“

”也对,而且自己当老板总比较自由。“

”一点也没错。4年前我们开始接手经营,2年前会决定把牧羊农场(Sheep Farm)转型成乳牛农场(Dairy Farm)就是因为比较容易经营,而且时间比较自由。“

 

“经营乳牛农场会比牧羊农场简单吗?”我并不知道这一段故事,听完开始对这两位有想法的年轻男孩改观。

 

“会。经营牧羊农场得打针、剪尾巴、剃羊毛、在羊产期每天去检查羊宝宝的状况,每一天都有很多不同的挑战。经营乳牛牧场就只要挤奶而已,每天都一样,而且把牛训练好后,时间一到它们就会自动自发地走下山,到门口等我们。简单的工作让我有时间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想做的事指的是...?“

“我在研究、发明一项全新的电脑科技。”他瞄了我一眼,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心里挣扎了一下才决定告诉我。

“那是什么样的电脑科技?“我开始对他越来越好奇。

 

地上的牛屎越来越多,我们聊的话也越来越多。

 

原来他在大学学的电脑工程,那是他的热忱。白天,他在农场工作,夜晚,他在家里工作。过去的4年里,他每一天都花4个小时在研究他想发明的新科技。

 

“我失败100次,就重做100次,研究现在是70%完成的。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我是个宅男,白天在农场和屎尿屁作伴,夜晚只会窝在电脑旁,但我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在报纸上看到我的成功,对我刮目相看。“他说这话时,双眼发光,仿佛我们不再是站在农场,而是站在金字塔顶端。

 

就那一刻,我突然惊觉站在这个比我小2岁的男孩前的自己活得很天真,很任性。我总以为生活和梦想是鱼与熊掌的关系,只能选其一,除非你一出生富爸爸就在你银行里存了一亿,原来那全是因为我不够努力。我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去思考,去寻找选项C,就如他,选择牺牲舒适,做最脏的工,坚持最美的梦。

 

他是我在纽西兰最欣赏的男孩,他叫James,我很希望有一天会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成功,也希望自己有一天会回到纽西兰,用发亮的双眼告诉他,我也完成了我的梦。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