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披钱伪装而成的天使

January 26, 2016

 

犹记那天,经过24小时的“机”车劳顿,抵达X&X民宿时却发现怎么问“Anybody Home?”都得不到回应。快被背包压垮的我,想也不想就决定私闯民宅。拉开门,收入眼帘的是白色木桌椅、黑色皮沙发和一个贴了一张又一张明信片的小布告栏,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简约设计。

 

X&Y是由一对来自马来西亚的年轻夫妇所经营的民宿,男女主人也是我第一眼就喜欢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女主人Y留着一头俐落短发,在一家鱼油厂工作,每天朝九晚五的,放工后总喜欢和租客一起窝在客厅追港剧;男主人X则是全职打理民宿,除了一手包办扫地、抹地、洗衣、倒垃圾等家务事,拥有一身好厨艺的他也会不时做点小甜点请租客们吃。

 

XY共有2家民宿。我下榻的那一家,是一间双层排屋,我住楼下的4人房(但只住了一星期就变成了5人房),每星期的房租是120NZD。刚抵达的时候,是X带我到银行申办银行户口的,而Y知道我在找工作后亦有介绍我到她工作的鱼油厂去碰一碰运气。那个时候,我很喜欢他们,总觉得他们就是我可信任的大哥哥大姐姐,而且又同是马来西亚人,更加分。我以为,那是美好未来的开始,后来才知道,原来噩梦也会伪装,以美丽的对白来开场。

 

3天后,我很幸运地,被鱼油厂录取了,但同时很不幸地,被安排到大夜班。由于大夜班的工作时间是深夜10点至凌晨6点,那个时间点根本没巴士,而当时的我,全身上下就只有1000NZD,根本买不起车。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好先向XY求救,而他们想了想反正车晚上放着也是放着,就答应把车租给我。

 

大夜班的工作很简单,再加上主管们早已回家休息,所以工作气氛比早班轻松很多,我很快就适应,也很快就认识了一群来自马来西亚、中国、台湾、越南、菲律宾等的好朋友。某天在休息时间,聊起房租,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所租的房间,无论是双人房或是单人房,每个星期的房租都只要100NZD120NZD,但当时的我也没多想,就觉得一定是一分钱一分货。

 

又过3天,又是休息时间,这一次是聊车资,我才惊觉原来我往返不到15分钟租车钱,竟然比车油的双倍贵,我当场脸都绿了。当然,我知道纽西兰的车资原本就很昂贵,但当下的我,真的快穷途末路了,身上的钱,再绞一个星期的房租,就绞不出租车钱了。前思后想,最后还是决定鼓起勇气,去跟民宿主人商量,看租车的钱能不能减价。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画面。X脸上挂的是他一贯的笑容,但前一句“修车很贵”,后一句“你别忘记你现在的工作是我们所介绍的”的冰冷回答却令我感到很陌生,很害怕,那根本就不是我所熟悉的,万事都能商量的大哥哥呀

 

那一场表面上是和气收场,但却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谈判,让我在2天后决了一个定,发了简讯给Y,告诉她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负担那昂贵的房租和车资,决定在住完这一个星期后就迁走,并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30分钟后,我跟室友到厨房准备做饭,刚好X正在煮泡面,我就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大厨今天怎么没做饭呀?“结果他突然上演四川变脸,转身并以高18度的声音对我狂吼“我们决定不租你车了,你今晚自己想办法上班,把工作辞掉,还有立刻把欠我们的所有车资还给我们!“我跟室友当场吓呆了,呆到所有的食物都煮焦了。

 

那天晚上,夜班组长接到我说无法上班的电话,二话不说就来接我上班。休息时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越南朋友立刻拍拍我的肩说“别怕,来住我家,我会说服我房东的。”眼眶红红的,我不想让泪落下,只能一直告诉自己你没那么脆落。

 

翌日下班,我不想再麻烦组长,就决定走路回家,岂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走不到10分钟就开始下起倾盆大雨。我刚跑到最近的建筑物下躲雨,电话铃声就开始响起。“Mint你在哪里?我们来接你回家。”是夜班的朋友“我在一家咖啡馆喝咖啡,不想那么早回家耶,谢谢你。”说完一个白色谎言,电话一挂又即刻响起“Mint你在哪里?我们来接你回家吧!”重复对白,把电话挂上,然后又立刻接起,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组长都打来了。原本就在眼眶打滚的泪,在挂上电话那一刻就缺堤了,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高兴。同样的狂风,同样的大雨,身体依然是又冷又饿又狼狈,但此刻的我,比起10分钟前的我,身一样是冷的,心却是暖呼呼的,感动极了。

 

那一段7分钟车程的路,我走了3个小时。一回到房间,室友就告诉我,XY昨天晚上已经告诉所有人我出尔反尔,他们介绍我工作,结果我一找到工作就立刻过河拆桥,决定去其他民宿住,而有关钱的事却一字不提。结果泪刚干的我,听完又开始狂哭,不是生气,亦不是因为那些欲加之罪而觉得委屈,是因为我突然发现我一直很信任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一直以来的亲切都是用金钱堆砌而起的。

 

原本温暖的“家”,被发现是用金钱堆砌而起后,立刻变成了冷冰冰的“房子”。

 

比我小3年的室友把纸巾交给我,然后悠悠地说“你不是已经踏出社会5年吗?怎么还会那么单纯,那么轻易就相信别人是好人?怎么还会因为对人感到失望而哭啊?世界原本就是那么现实的呀!工作5年你连这一点现实也没学会吗?”我不知道那是哪门子的安慰,但它对我完全无效,泪依然一直掉。我当然知道世界很现实,我当然知道不该轻易相信别人,但我就是不想呀,我就是不想变成那种只相信钱,只会对现实低头的死大人呀,不行吗?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抵达的那一天,我问“你们家有没有任何条规条例?”X咧着嘴笑着答“住在自己的家里怎么会有任何条规条例呢?”后来,听说他们夫妇以“保护双方利益“的名誉,立下了合约,若有租客找他们介绍工作,那工作期间,租客就一定要住在X&Y民宿,若违约,租客得赔偿120NZD的违约金。

 

3天后,我搬走了。我没辞职,听说,Y扬言即使我不辞职,她也有办法让人事部把我除掉,但那传言一直没成真。 时过境迁后回想,其实他们也没错,经营民宿本来就是为了钱,又不是福利机构。而经营民宿,最重要的,就是名誉,如果不先发制人,把我捏造成忘恩负义的人,他们的名声就会受损,那可是大忌。千错万错,就错在我由一开始就把他们当成好人,当成家人,导致后来被暗箭攻击时,感觉特别难过。当然,我也不是好人,但至少,我不装好人。再回想,我其实应该谢谢他们,让我在困难的时候,发现自己很幸运,身旁有一堆不为任何利益,真心帮我的好朋友。因为一只用钱伪装而成的天使,而发现原来身旁一直都有4只隐形的天使,我想,无论是多坏的事,都早已变成了好事。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