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与子[行]老

October 30, 2017

那是我最早出门Hitch Hike的一次。时针跳不到5下就跳上一台大卡车,皮肤呈小麦色的司机抽了一根烟,呵呵地笑说[Welcome to the Paradise]

 

这一刻还在偷偷欣喜自己很幸运,不到10点已经把Collingwood逛完,下一刻回神,我已经坐在河边跟正在钓鱼的老伯聊了20分钟。聊到当地特产 — 银鱼的第5种吃法时,反方向终于有一台卡车经过,司机夹着烟的右手伸出窗外挥了挥,原来是刚刚送我一程的司机送完货,往回走了。

 

告别钓鱼的老伯,我竖起大拇指,决定边走边拦车,也不知走了多久,来了一台红色的小轿车,可惜车里的奶奶只能送我10分钟。[这里车很少,若真等不到车就到农场来找我吧,我们再想一想办法,祝你好运。]我在老奶奶的农场外,又站了45分钟,心里已经开始在生气自己,怎么会想Hitch Hike到那么冷门的Wharareki Beach去。

 

最后把我送到目的地的,是一对退休后到纽西兰来自驾游的英国夫妻。[你待会儿怎么回去?]下车后老先生问我,[Hitch Hike]他听完后点点头,转身就走,留下我,呆呆地望了望四周仅有的4台车,在担心自己回不到Takaka

 

 

前往Wharareki Beach的路上碰见两只好奇的小绵羊。

 

不行,我得想一想办法,于是快步追上老先生和老太太。[不好意思,这里很少车,我怕自己回不去,不知道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走,待会儿跟你们回Takaka?]老先生笑了笑,点点头说[刚刚会问你待会儿怎么回去,就是怕你回不去呀]。

 

 

幻想中的Wharareki Beach

 

那一天,天气不佳,现实中的Wharareki Beach跟我所幻想的,差了一千八百里。

 

 

现实中的Wharareki Beach

 

渐渐地,我的视线,从风景转移到老先生和老太太身上。他们各自带了一架相机,老太太很专心地在拍风景,而老先生很专心地在抓拍老太太,用行动完美表现[你是我眼里最美的风景]。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想起了之前在Glenorchy认识的一对退休后一起骑单车环岛的老夫妻,又想起了之前收留我到他们家换宿的BillMaude,结婚多年的他们至今依旧是每年一到冬天就背起背包到夏天的国家去旅行。

 

我认真地想了想,我的爸妈、M的爸妈、我身边的朋友的爸妈和爷爷奶奶,他们退休以后的生活,几乎清一色是在家含饴弄。我实在想不到身边的哪一对老夫妻,会跟他们一样在退休后自己去旅行,而东方的孩子们也似乎会不放心让年老的爸妈自己去旅行。怎么同样是70岁,我们东方人的70岁似乎比西方人的70岁来得脆弱。

 

我想不明白,也不知道以后的自己会不会结婚,会不会生小孩,但在那一刻,我已跟自己约定好,把每一年都当成是29岁过,活到老,走到老。哈,如果老去时身边还能有个伴,陪我任性地走到老,那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啦~

 

 

后来聊开了,我跟英国老夫妻去了咖啡馆喝咖啡,又去了拥有[世界最清澈的泉水]美称的Te Waikoropupu Springs,玩得十分愉快。

 

*文章收录于《吃风》杂志201710月刊 156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