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北海道|小平町

June 22, 2017

近一年后再回写北海道的故事,心里依旧是想念无比...2天跟M讨论了一下,发现我们会觉得那一次旅程特别好玩,是因为里面有很多[未知]和[冒险]。想一想当时的我们,没有目标、没有计划、没有Wifi,想去哪、想吃啥全得靠问当地人,而在语言不同的地方,[问]本身就是一件特别好玩的事。

 

比如我们在Otoineppu比手划脚老半天问怎么去AirBnB,后来才知道我们问的那一位便利店老板娘,原来就是Tamaki San的妈妈 (≧∇≦)

 

 

又比如来到小平町(Obira)设计很有心思的和式休息站,看到小平町的宣传册子上画了干贝,但问哪里有好吃的干贝,所有人只会回[Gome]的经历。

 

 

小平町好吃又好逛的休息站。

 

 

找不到干贝的我们在休息站里尝了小平町的另一种特产蜜瓜,碰巧7月下旬至8月上旬是产季,那瓜儿又香又甜的,一百分的好吃,只是,价钱也很高级就是了。

 

但是...但是...那是干贝呀,吃货M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我们开着车在附近绕了又绕,最后终于在前10分钟车程的地方找到了臼谷渔港。

 

 

也不用问,渔港前就是一排的鱼行。

 

 

下车走了一下下,M的脚就在这一家山田渔业部前长了根,我追上去,叫了好几声,他才呆呆地回过神来,朝他眼神定格的方向一望后,我也呆了...

 

PS:我没地址,但有电话,在日本,车里的GPS可以用目的地的电话号码来设定位,进行导航哦。

 

 

[Hotate~]我们几乎尖叫。

 

装着一大堆还在游泳的干贝的桶子上放了一个牌子,写着[131000Yen][但这是活的也,我们买了怎么吃呀?][而且一买买13只会吃到吐吧?]我头上冒出很多很多问号,但兴奋的M已经冲到正在开干贝的日本大姐身边开始用英文加肢体语言在追问[可不可以卖我4只?可不可以BBQ让我现吃?]

 

大姐发现我们是外国人后好开心,说完OkOk后手起刀下,不到10秒已经开好4只干贝,用手怼到我们眼前,眼睛眨呀眨地似乎在问[你们怎么还不吃?],可是,那是生的呀?!!

 

 

我们比了比火又指了指干贝,这下大姐急了,把原本在跟买鱼的邻居哈拉的大妈也抓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之后大妈[哦]了一声,钻进店里,拿出了一瓶酱油和一罐牙签,我们真是哭笑不得呀(≧∇≦)

 

后来想一想,在日本,又是那么新鲜的海鲜,SashimiSashimi吧。

 

 

一口咬下,我跟M互看了一眼,完全分不清那是他眼里还是我眼里的星星。干贝Sashimi好好吃,我的天呀,没有一丝腥味,一口咬下口里炸出的全是干贝的鲜和甜,我词穷,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但在那一个Moment,即使是金城武想吻我,我也会为干贝放弃他的吻。

 

 

巨型章鱼也是臼谷渔港的特产。我有点密集恐惧症,一看到这章鱼脚就觉得有千千万万个章鱼吸盘吸在我身上,所以生吃章鱼我就Pass了。

 

 

走到了渔港去逛一逛,刚巧见识到了当地妇女们依尺寸在分干贝的工作实况。

 

 

看着看着,我们又饿了,于是决定往回走时顺道到山田渔业部去问一问大姐这附近有些什么好吃的。越走越近越觉得奇怪,店里好多好多人,他们生意也太好了吧[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去打扰人家...]我话还没说完,就在人群的缝隙间跟大姐对上了眼,下一秒,耳边传来大姐的一句[Malaysia~Malaysia~],店里的20多只眼睛视线一下全转移到了我们身上。

 

我跟M给点了穴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后来才发现那全是附近的鱼贩和朋友,因为没有见过马来西亚人,所以特别过来看一看我们。恍惚间,我仿佛回到了中学时,有一次有一班日本学生下乡到我们学校,我跟好朋友们也是这么一窝蜂地冲到礼堂去看他们。我想我现在的表情应该跟当时的他们是一样的吧,又是受宠若惊,又是惊慌失措,当大明星原来是那么的五味成杂。

 

哈拉了一下后,我们用[Ichiban][Oishii]再加上早前打好在手机里的[食堂]2字问他们当地有哪里有好吃的,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了好久。最后其中一位大哥向我们招了招手说[Ikimashou],开了10分钟的车,把我们带到了留萌(Rumoi)的一家居酒屋。

 

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顺道带我们去,还是特意开车带我们去的。记得我之前说过留萌是我唯一想去的地方吗?哈哈,那天吃完饭我们已经完全改变计划,决定开车去北滝町(Hokuryu),并不是留萌不好,只是我们还没准备好回到得三步拼作两步的城市生活,所以,那一天,我们又睡车啦~

 

 

北滝町的花田故事在这儿

[北海道|迷失太阳花田里]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