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雨里的浪花

October 6, 2017

当时的我,已经在雨中站了15分钟,身上有雨衣,但放在泥地上的大背包,估计是能扭出1公升的水了。

 

[你怎么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等车?]她没提高声量,但却可听出语气里的严厉。

[因为下雨,我也没地方可去。]我也知道,站在T字分岔口拦车很危险,但放眼望去,方圆500米里不是空旷,就是荒凉,我也没地方可去呀,心里很委屈,但我还是笑笑地,耸了耸肩。

 

 Punakaiki Pancake Rocks

 

[你很幸运,若不是下雨,我才不会理你。]她说话好严厉,本来只想在心里偷偷地猜,她的职业是不是老师或训导主任...[你是老师吗?]但话却已脱口而出。

[只有3个学生的,算老师吗?]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笑。

她的名字,叫Anna。她说的的3个学生,是自己Home School3个孩子。有关不把孩子送去学校这事,我有无限的好奇,或许那跟我从小讨厌上学有关吧,于是开始了我的100个为什么。

 

[不是我不送他们去学校,是他们不想去,我只是觉得没必要逼他们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说的理由,跟我之前去换宿的家里,一样是Home School自己小孩的妈妈Kerstin说的一模一样。

[我唯一没办法帮助他们学习的,是人际关系,所以我才会一直鼓励他们去参加很多我们社区里办的活动,让他们去认识朋友,学一学怎么跟其他人相处]跟Anna不一样的是Kerstin喜欢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到他们家去当Helper,让孩子们学习跟不同的人相处。

 

晴天的千层岩是美,但我却更喜欢它在大风大雨大浪里的壮观。

 

我想知道得更多,但很可惜,20分钟的车程,咻一声就过,但车子的雨刷却一直没停过。

[谢谢][你今天有空吗?]我们同时开口,也同时笑了。

[有,我今天只做一件事,就是拦车去Punakaiki。]对Hitch Hike我向来很保险,会多留很多时间。

 

[那要不到我家坐一坐?让我带上孩子,送你去Punakaiki吧。]

[什...什么]我开心得结巴,毕竟从她家再去Punakaiki那可是另20分钟的车程呀,一往一返,她得多花1个小时。

[我送你去Punakaiki吧,下雨。]她又重复说了一次,而我只敢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很怕一点头,眼眶里的泪会掉下。

 

就这样,我跟Anna回到了她的家,带上了她的3个孩子,一起到了PunakaikiPaparoa National Park去看当地最著名的千层岩Punakaiki Pancake Rocks。刚开始时,3个小朋友很害羞,车上只有我跟Anna在对话。一直到抵达目的地,因为一起研究一只鸟,我们才真的开始玩在一起。

 

帮人帮到底的Anna与她顽皮的孩子。

 

那一天,经过大雨洗礼的千层岩,在一阵大浪冲来时,溅起了比雨还大的浪花,我们5个淋得湿答答的,笑声却没停过。下车时,我把书包里仅有的巧克力,偷偷交给了弟弟,把食指放在唇上,向他们眨了眨眼。Anna的车开到路口,又退了回来,拿着巧克力对我说[你不用这么做的]。

 

[但我想这么做。谢谢你们,我今天很开心。]

[也谢谢你,我们今天也玩得很开心。]

车开走时,我在车后镜上看到了三只晃动的小手。

 

*文章收录于《吃风》杂志20179月刊 155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