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Hitch Hike|荒野拦车记

May 4, 2017

也不知道是幸运抑或是不幸,明明出门时是晴天,我一开始Hitch-Hike,天空立刻下雨,无奈。幸运的是,每次下雨,总特别快有车停下。比如从Christchurch出发,想前往Nelson的这一次,才站5分钟,一台小卡车在我跟前停下。那军用车,而里坐的,正是一位身穿迷彩服,坐姿笔直的阿兵叔。

 

 位在南岛北端的Nelson是很多纽西兰人喜欢去退休居住的阳光城市。


40有几的他不笑时一脸严肃,总是我一问,他才一答。可我对军人这职业有无限好奇呀,只好自己一直说话,想办法破冰。后来好不容易才成功用[你一开始为什么会加入军队?]让大叔开始说故事。

[加入军队是每个男孩的
Dream Job。]他说。
[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做一份老得用生命去冒险的工作?]我不相信。
[想一想,你们只能在线上游戏里开抢,而我有机会用真枪实弹去打仗,去保护我的国家,那不是很帅吗?]我眨了眨眼,觉得不可思议。
[当兵
15年了,我依然热爱我的工作。]大叔说这话时双眼发光,仿佛回到了15年前,他成功加入军队的那一天。


[现在还打仗吗?]我轻轻地问,很怕很怕他回我说世界其实没有那么太平。
[现在世界很太平,当兵变得很轻松,不用打打杀杀,去保护一下科学家,到不同的活动现场维持一下次序又放工啦,而且周末可以放假,在家陪家人,多么写意。]他笑了,笑声很开朗。

忆当年
Mood启动后,阿兵叔给我讲了很多很多他当兵的故事,其中包括他给派到南极去保护科学家,在凌晨见到鬼火吓哭,让学长们笑了好几年的事。一眨眼,4个小时过去,他抵达了目的地Murchison。那一次的道别,是我第一次听到司机跟我说[谢谢你一路听我说了那么多故事。]

 

而我这一次到Nelson的目的是为了到附近的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去徒步。 


我在Murchison一样只站了5分钟就有车停下,是一位正要前往孩子毕业典礼的老爸。

很特别的是,这位老爸停车后并没有立刻叫我上车,而是拿出一本厚厚的地图跟我研究,问我说[我可以送你到这里,但之后我得右转,你去
Nelson得直走,但这分岔口在Middle of nowhere,我怕你在那里很难拦车]他说话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脸忧容。我想他是怕待会儿下雨我拦不到车吧,我怎么可以辜负他的一番好意呢,立刻点头。

那是一段很短的路,
20分钟抵达他所说的那个Middle of nowhere,说再见时是笑的,但我一转身就想哭,因为那真的是不会有车停下(因为位在转弯处)的茫茫荒野呀。更惨的是,我一下车,天又开始下雨了。

 

风景很美,但却没有一丝人烟的荒野Kawatiri


在雨中站了30分钟,快忍不住泪时,终于有车U转停下,我边上车,车里的老爷爷边骂[你怎么会在这种鬼地方Hitch-Hike?谁会停下?]1个小时的车程里,他给我说了很多很多有关纽西兰的事,有关文化、信仰、政治,但我却一点也没办法专心,一直在想千万别哭呀,会吓到老爷爷的。

来到
Wakefield,他并没有把我放在大街,而是把我放到了一个小油站[天快暗了,如果待会儿拦不到车,就来我家住吧,这里左转,走5分钟,最后一间。]老爷爷说完回家去了,而我哭完后才想起,我根本不知道老爷爷的名字呀,只记得他说了一个他年轻时因接手家族生意,放弃环游世界的机会,一直到去年才跟太太去环游世界的故事。想到这儿,又想哭了,不知道名字,我等下找谁去?
 

经历两场雨后开始变软的纸卡,目的地是Nelson


最后把我从Wakefield送到Nelson的是一位很喜欢研究各国语言的毛利老师,后来出现在我的Bucket List里[在纽西兰纹身纹Kia Kaha]的[Kia Kaha]就是他帮我想的,是勇敢的意思。

 

那一天,我一共花了7个小时,搭了4台车才到Nelson。日记里,我在这些故事下用红笔写了一行字[以后去4个小时或以上的地方坐巴士]后面还有3个大大的感叹号,没办法,因为给在那空无一人的荒山野岭拦车实在是太太太可怕了啦~

 

*文章刊于《吃风 Let's Travel》杂志20174月第150

**其他的Hitch Hike故事在这儿Hitch Hike 送我一程好吗?]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