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 by MI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脱轨

August 30, 2017

Franz Josef Glacier是个神奇的小镇。才住2个星期,我已成功把自己炼成顺风耳,每天清晨不必起床,单用耳朵听,就能听出天气的好坏。听到哒哒哒哒的直升机声,表示是晴天,全世界都在往冰川飞去,我也会立刻起床,准备出门去玩。只听到虫鸣鸟叫的,是阴天和雨天,表示我可以再睡一会儿回笼觉。

 

纽西兰的西海岸多雨,我在Franz Josef住的16天里,只有4天天晴。

 

而我会到Franz Josef GlacierRainforest Retreat Resort换宿,也只因为是想等一天的好天气,去看冰川。


刚开始时我也觉得雨天很忧郁,只会呆在房间里看书、看电影。

 

 

一直到后来有一次,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根经不对劲,决定出门去踏雨,才发现雨天其实有利交友。

 

我或多或少因为雨而认识的朋友来自台湾的Ginny(左一)、来自马来西亚的Abby(左二)和来自日本的Chinatsu(右二)。

 

另一班连雨天也坚持冒雨去玩的玩伴。

 

细节不说了,反正在Franz Josef我因为雨,认识了很多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来自日本的女孩Chinatsu是其中之一。平时约吃饭只是乱哈拉,一直到我想从Franz Josef前往Hokitika,而她正好也想往北走,于是决定送我,那2小时的车程里,我们才真的开始深谈。

 

[在日本,很多大公司会在大学生毕业的前半年,又或是更早,到大学去面试学生,所以很多学生还未毕业已经有工作在等他们。][如果你毕业后几个月还没开始工作,那你以后会很难、很难、很难找到好工作。]她用了3次很难,外加一声叹息。

 

[马来西亚也是,我们也没有Gap Year文化。]

我是真心觉得在年轻、迷茫时,给自己一年的Gap Year,会有助找到你对未来、对生活、对工作的方向,因为远方没有社会的杂音,你可以好好的听一听自己心里的声音。

 

报名7天,下雨7天,等到第8天才终于有好天气,让我去冰川徒步。

 

[很可惜呀,不止是日本,不止是马来西亚,我们东方人没有这文化。在日本,很多人一辈子只待在同一间公司工作。我们的社会,追求安定,公司喜欢的,是规规矩矩,乖乖工作的员工。我知道我走出来,是再也回不去的了。]她说话轻声细语的,但这话听进我耳里却沉重无比,因为我知道,空了一年没工作的我,也回不去了。

 

[但若有机会再选一次,你还是会来纽西兰吧?]我问。

[再重来100次,我们今天还是会坐在这车上,聊这一番话。]说完,她笑了,我也笑了。

 

搭完直升机到冰川徒步后,下一个晴天,我搭小型飞机去看Mount Cook,会把晴天用得那么彻底的,也只有在Franz Josef了。

 

3个月后,我回到了马来西亚,用自己的方式,在生活里流浪,而Chinatsu更是一会儿意大利,一会儿西班牙,一会儿又法国的,用自己的方式,在流浪里生活。我们谁也没回到过去,但不在正轨上生活,我们依旧快乐无比,而对我而言,那已足以。

 

*文章收录于《吃风》杂志20178月刊 154

**9月的杂志又出版啦,快去买来看看吧~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